山东文物局欢迎您!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 > 文博要闻

文化遗产日: 300个全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文化遗产正式授牌

时间:2016/6/12 10:21:23 来源:山东省文物局综合处 浏览: 分类:文博要闻

 

保护乡土遗产,留住最美乡愁

——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纪实

 

6月11日,在中国“文化遗产日”山东主场活动仪式上,300个全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文化遗产正式授牌。

这是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联席单位公布文化遗产名单以来,各地和项目单位科学规划、创新作为的重要成果,标志着我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。

“记住乡愁,留住乡情”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要保护和弘扬传统优秀文化,延续城市历史文脉,发展有历史记忆、地域特色、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,让城市融入大自然,让居民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。新农村建设要充分体现农村特点,注意乡土味道,保留乡村风貌,看得见岁月留痕,留得住文化根脉。

齐鲁乡愁,是山东人心底的乡村记忆。记得住乡愁,不单是那方青山绿水,小桥人家,老屋老树老村,老乡老人老腔,更是人与人之间的平和与友善,是在外无论漂泊多久,都忍不住要回家探望的情愫,是触景生情、怀古思今、文脉传承……

保护乡土遗产是对乡愁的最好铭记,也是推进有“文化记忆”城镇化的必由之路。

近年来,山东省城镇化建设日新月异,多数地方注重经济与文化的协调发展,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。但是随着人口大量涌向城镇,一些村落居民越来越少,房屋无人居住、无人管理的情况非常普遍,只能任由风雨侵蚀,最后坍塌。生活方式、生产方式的改变,也使一些文化遗产赖以生存的环境逐步消失。尤其是一些地方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中,受经济利益驱动和片面的规划建设理念引导,盲目拆建、过度开发,给传统村落、传统建筑等造成无法估量的破坏。据统计,近20年来我省有1600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,其中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。

2014年4月,山东省文物局经过调研和论证,提出了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思路,得到省委、省政府高度重视。全省城镇化工作会议上,省委书记姜异康、省长郭树清对在全省组织实施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提出了要求。“乡村记忆”工程列入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和齐鲁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重点项目。由省委宣传部、省文物局牵头,建立了部门联席会议机制。

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是“记得住乡愁”“留得住乡情”的载体工程,主要在乡村文化遗产和传统乡土建筑富集、文化底蕴深厚的乡村和社区,因地制宜地保护传统文化乡镇、村落、街区和民居;收集、整理富有地域特色的乡土生产习惯、节庆习俗、生产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,建设民俗生态博物馆、乡村(社区)博物馆进行集中保护展示;组织整理乡土志,编撰村史、村志、口头记忆和视频记录。

300个文化遗产项目引领带动

“乡村记忆”工程引起社会强烈反响,被誉为“恰当其时,创意新颖”的文化创新工程。国内没有先例可循,也没有成熟的运作模式。乡村文化遗产点多面广,数量丰富,全部纳入工程范围既不科学也不现实,需要加强顶层设计,有重点地开展文化遗产保护。既严格标准,强化论证,科学制定实施方案;又以点带面,充分发挥工程的示范引领作用,提高文化保护整体工作水平。

普查调研,试点先行。全省各级文物部门会同有关部门,利用半年多的时间,广泛开展“乡村记忆”工程保护单位分类普查和登记,摸清底数。省委宣传部、省政府研究室有关负责同志,省文物局班子成员,分别带队到42个传统村落(街区)、15家乡村(社区)博物馆调研,形成了调研报告。确定24个试点单位,其中乡镇2个,村落15个,街区1个,乡村博物馆6个。针对试点中发现的问题,积极探索,积累经验。

突出重点,分类推进。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的目标任务,是在全省分期分批建成一大批各具特色、美丽宜居的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示范单位。经各地推荐和专家委员会评选,经省政府同意,2015年5月,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公布了第一批300个全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文化遗产名单,包括传统文化乡镇7个,传统文化村落、街区171个,传统民居66个,乡村(社区)博物馆 (传习所)56个。公布的项目还要按照工程实施标准,精心组织实施,经验收合格后,方可正式授予标志牌或标志碑。

制定规划,协作实施。委托乡土文化遗产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制定了山东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总体实施规划。规划明确了山东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“九区四带”的资源类型分布和“美丽乡村、乡愁乡村、品质乡村”的战略目标,注重传统村镇、传统民居、传统民俗节庆、乡村记忆博物馆及传统技艺传统人的保护传承,划定了“乡村记忆”工程分期分批实施内容。

留住乡村“形”,守住乡愁“魂”

一年来,300个乡村文化遗产项目进展顺利,一些问题也逐步显现,比如缺少项目执行标准和法规依据,还有资金、产权等问题。

省里明确,坚持政府引导、村民为主、社会参与和“四结合”原则,即与新型城镇化相结合、与乡村文明行动相结合、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相结合、与发展乡村旅游相结合。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纳入了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、新型城镇化规划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和乡村旅游规划。

工程注重“整体保护、环境提升、活化遗产、共生多赢”。为此,《山东省“乡村记忆”工程技术导则》、《山东省“乡村记忆”博物馆建设指南》等技术标准文本应时而生。技术导则对传统镇村、街区、建筑民居等有形遗产保护整治提出详细运作要求,也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、“乡村记忆”博物馆建设,以及保护规划与设计、基础设施、生态环境、防灾减灾等,列出工作清单,为工程实施提供了权威全面的技术支持。经积极争取,国家文物局将“乡土建筑保护与研究基地”设在山东,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。

针对项目规划设计不规范、审批程序不清等问题,省文物局下发文件,从组织协调、规划设计、经费管理和宣传引导等方面提出指导意见。去年12月,对相关市县镇村的有关负责人、技术人员、民间乡土建筑维修工匠、民俗非遗传承人等120人,进行了技术培训。

资金是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的保障。截至去年底,省以上文物保护资金投入达5000多万元,市、县、镇村投入资金1.3 亿元。但传统村落、古建筑按照整体保护、修旧如旧的标准,技术要求高,维护成本高,涉及面广,保护利用资金成为瓶颈问题。

为此,根据“乡村记忆”工程特点和实施情况,除文物保护资金外,分别纳入各级宣传文化资金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资金、城镇化建设、乡村文明行动、乡村旅游发展资金等支持范围。实行分级分类保护,明确保护责任。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保护点的,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实施刚性保护;未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保护点,但又具有较高价值的,参照文物管理办法,由文化、规划、国土、城市执法等部门登记备案,统一造册,挂牌保护。这些文化遗产的保护原则上由各级财政资金予以全额保障。省文物局还积极推动利用贴息贷款、世界银行贷款重点保护项目。

更多的文化遗产,积极开展生产性保护。充分调动当地群众积极性,鼓励引导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以及个人无偿捐赠,鼓励社会力量和个人通过认养、入股、租赁等方式,参与文化遗产保护,在保持文化遗产原真性的前提下,做好适度利用和挖掘阐释,通过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拓展乡村遗产新的发展空间。

文化遗产与民生融合共赢

“乡村记忆”工程作为乡村遗产保护利用的创新尝试,与城镇化建设和民生紧密结合,通过积极探索和积累经验,结出了硕果,一些重点项目不仅成为乡村遗产保护范例和记住乡愁的新载体,也成为促进民生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增长点。

荣成市按照“群众提报记忆碎片,村居丰富完善,镇街整理汇总,市级分类传承”的模式,对全市传统文化进行分类整理,形成了以海草房为代表的民居生态记忆,以“三渔”文化为代表的传统艺术记忆,以祭拜海神为代表的滨海民俗记忆,以渔具渔法为代表的传统手工记忆。统筹规划,加大投入,涌现出了“民俗风情村”东楮岛、“长寿村”西火塘寨、“渔民画村”牧云庵、“杜鹃花村”南车村等特色文化村,以胶东地区特有的民俗风情和魅力,成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。

“坚持合理适度利用原则,推进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,实现了文物保护与开发的良性循环,这是乡村记忆工程的大方向。”淄博市文物局局长宓传庆谈到。周村区李家疃村保存了较为完整的明清古建筑群落,传承了五音戏、赶大集、民间手工技艺等遗产。两年来李家疃村分四期对古街巷、古民居进行保护和修缮,修撰村志,搜集整理乡土文化,建设了集乡土建筑与乡风民俗为一体的乡村记忆博物馆,预计年内对外开放。

在邹城市上九山村,记者看到,300余套明清风格的院落全部修复,破败的荒弃小院和石头房,经过修缮改造变得错落有致,萧进士院、六合园等保留了原有风格的院子,让人眼前一亮。项目负责人说,景区开发坚持最小干预原则,力争把原汁原味的乡村风貌呈现出来。他们顶着资金压力,硬生生将所有的管线埋入地下,最大限度保持了村子的原有风貌。

大津口乡位于泰山东麓,“乡村记忆”项目建设也在迅速展开。“大津口乡区域内涉及到乡村记忆工程的各类,哪些需要保护、传承,哪些可资利用,需通盘考虑,统一规划,分期实施。”泰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吕继祥说,“回归传统文化能有效提升遗产活度,同时村民积极参与,让村民共享遗产发展成果。”

(周成、兰玉富、张成利)


责任编辑:Jiangli

分享到: 腾讯 新浪 微信 邮件 收藏夹 复制网址 更多

上一篇:文化遗产日:山东省第三届(2015年度)博物馆十大精品陈列展览揭晓

下一篇:文化遗产日:山东省文物局举办文化遗产日主题活动